特拉法特加.睚眦

朱雀牌小车车

天都一战后,“地下室”——
血枭看着身穿宽大睡衣,正坐在他身边看书的泊寒,不由得勾了勾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
泊寒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对一本书感兴趣了,上一本还是她在十四岁就背完的那本不知名的、最后死状奇惨的书。
她是特殊的存在,这是血枭在攻读博士时就下的定义,世界上就这么一个人能让他有些许的情绪波动,但他已经满足了。
恬静地坐着看书的泊寒已足以让不少男人为之沉醉,更何况还是血枭?不知是被坚硬的床头硌到了还是怎么了,泊寒一转身,靠着血枭的右肩,仅仅是从她身上飘出的特殊香气,就足以让血枭的血液流速加快。
一种只有在某个时刻才从大脑中放出的信息素,此时已经在血枭的血液中弥漫开来,直到他全身的血液都没有了间隙。
血枭试着去想点别的什么来分散注意力,脑海口不经意间闪过的却是在他回来时她那夹杂着心疼的喜悦表情。
好像起了不得了的反效果。
血枭抬起他结实的左臂,搭上泊寒纤薄的肩,微微往后一拉,在泊寒一脸困惑地抬头时,吻住了她,在她那漂亮的金瞳上看到了惊讶的一瞬后,撬开她的牙齿,品尝着她的味道。
这不是血枭和泊寒第一次接吻,但只有这一次,如此单纯。
泊寒没有心之书,也没有感知情绪的能力,但她清晰地知道这一次并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单纯的是因为——Love.
伸手关闭了明亮的白炽灯,独留一盏闪着淡粉光芒的床头灯。
光,妖冶魅惑;吻,缠绵激烈。
血枭的吻虽然霸道,但却一点也不粗暴,相反的十分温柔。也正是这种细腻的吻,让本就绷着身子的泊寒的感觉更加清晰,她不由得缩了缩腿,手上攥紧血枭的衣服。
看着缩起来的泊寒,血枭被由内到外萌了个透,索性将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随即便“放开”了泊寒,看着她因刚才的吻而带了淡淡红晕的脸,在淡粉色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动人,直视着他的眼,仿佛在告诉他:“来吧,就现在”。
身体已经起了反应,血枭也已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翻身将她罩在身下,用手轻松地扯开她本就脆弱的睡衣,手抚上那光滑又纤细的腰肢,同时,更激烈地吻住了她。
当血枭有着薄茧的手覆上泊寒的腰时,有一点小痒,但随即从胸部传来的异样感,却让泊寒全身像触电一样抖了一下。
以前的泊寒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她也不知道在干这种事时,还会带着一种令人血液沸腾,并难以启齿的感觉,这种令人欲拒还迎的感觉,导致泊寒不安地扭动着腰,却不料这个举动反而激化了血枭的欲望,脱下她和自己的衣服,挥手用能力凝成黑色的丝带,绑住她的双手,并在床头打了个结,死结。
泊寒的双手被束缚得死死的,这种感觉让她非常不爽,刚想挣开,她就看到了血枭腹肌以下的某个充血且不可描述的西东。
没有前戏和预兆的进入疼得泊寒倒抽一口凉气,此时血枭的下身已经整个都埋在了她身体里,顺着脊椎而上的疼痛让她弓起了身子,双手直接挣开了绑在手上的丝带,抱上血枭结实的脖子,双腿将血枭的腰夹得更紧,用力地发泄来缓解疼痛。
他的突然使她“花园”本就不多的空间变得更加狭小,传来的快感直直地涌入他的脑内,险些让血枭丧失本就不剩多少的理智,她在一瞬就环住了他的脖子,泊寒从喉咙中发出的呜咽声让血枭微微清醒了一下,他头一次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了丝丝后悔。
血枭将泊寒抱起,让她跪坐着,抱着泊寒的背,噬咬着她纤细而雪白的脖颈。
他少有的“温柔”让泊寒无从适应,下身的疼痛已经减弱,传来的细微水声让她羞耻得无以复加,空气中弥漫着的名为欲望的气息,使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体温也迅速升高,身上和血枭接触的地方也出现了少许薄汗,想要推开他获得宝贵的清凉,却无法推动半分。
就好像一团火由内而外地燃烧,泊寒全身的血液都像煮沸了一样滚烫,脑子好像被热傻了一样,竟渴望起来,变得口干舌燥,贪婪地舔了舔嘴唇,在血枭耳旁低语道:“我要。”
像是引起核反应的中子一样,泊寒的这两个字无疑起了同样的效果,血枭几乎是在一瞬间又重新把泊寒压在身下,下体也陡然再次进入,于泊寒的身中肆虐。
现在,泊寒知道为什么在隔音差的宾馆里会有奇怪的声音了。
阴穴内的触感模糊不堪,只有一胀一松的感觉,伴随着难以言表的快感,泊寒微眯着眼,发出的娇喘是平时绝不会有的柔媚音调,双手松开了血枭的脖颈,转而死死地抓住纯白的羊毛被,双腿被血枭按在身体两侧,紧贴着顺滑的羊毛被,虽然有些酸痛,但却使血枭的动作畅通无阻,泊寒感觉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全身像被掏空一样无力,小腹因为两腿分太开而紧缩着。
(欲拒还迎少女#&.“;的初夜.avi)
血枭在以前曾找过妓女,因为他觉得那应该对治病有帮助,结果那女人里面松松的,直到一阵子后才有快感,总之血枭感觉很糟糕就是了,那个妓女却不停地像母猪一样捏着嗓子浪叫,胸部也是,血枭一捏就知道那是两大坨硅胶。
今晚,从泊寒那儿得到的快感已经让他渐渐丧失了理智,呼吸随着动作一同粗重起来,充满了性欲的喘息,柔软的身体、紧致的阴穴,都让血枭获得了极好的快感。
时间在此时,也许是快的,也许是慢的,没人说得准。
血枭的每一下都进入得很深,屡屡擦到泊寒最敏感的地方,动作也是越来越快。
泊寒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那快感愈来愈强,让她不住地弯着背,体内也收得比以前更紧,毫无缝隙地贴合着血枭的橘根,本人已经神志不清,却强烈地想要更多这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
突然的,血枭动作一停,满足和释放的低吼从血枭口中冲出,泊寒感觉到一股温热在体内绽开,那到达顶峰数十秒的快感也随着 的退出而消失,泊寒腰一松,摔进了枕头里。
她不均匀地喘了几口气,待到神智恢复后想到了三件很了不得的事。
① .我刚刚和血枭做了?!
② .会怀上大宝贝吧?!
③ .超爽die?!
唇上拂过的热气拉回了泊寒的思绪,血枭的脸庞近在咫尺,出于本能地向后靠了靠,但没用,血枭也跟着靠上来。
血枭笑了,笑得一脸宠溺。
泊寒也笑了,诱惑中带点妖媚。
抬起头舔过血枭的唇,又靠了回去,睁大眼睛微撅起嘴:“不够。”
血枭笑意更甚,低下头贴着泊寒的耳朵轻声道:“真巧,我也觉得不够。”
耳朵痒痒的,弄得泊寒的脸有些烫。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END
【PS:小剧场】
医:泊寒你昨晚又打恐怖游戏了?
泊(指向血枭):你问他。
医(一脸恍然大悟不再说话):······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