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法特加.睚眦

all膑(1)

(all膑坑慎入)

第一节:李白(千年之狐)×孙膑
李白(动动耳朵):你叫孙膑吧。
孙膑:嗯~是的呢,李白哥哥有事吗?
李白:嘛,你跟着我好不好。
孙膑:为什么?(一脸好奇)
李白:以为你太可爱了啊~
孙膑:(脸红)诶诶诶诶诶!
李白:开玩笑的~(内心:真的是好可爱啊)跟着我跑吧,单飞担心你挂掉啊。
孙膑:这……好!谢谢白哥哥!(开心)
李白:(摸头)走吧。
孙膑:嗯~
(啊哈哈哈哈哈all膑真的好棒)


第二节:宫本×孙膑
宫本:又一次迷路了呢……(此时宫本正坐在草丛里拿着“地图”叹气)
宫本:看不懂啊……
孙膑:(突然拍肩)大叔在干什么呢。
宫本:(并没有被吓到)哦,是孙膑啊,你知道李白住哪吗?
孙膑:(抚额)你果然还是洗个澡再去吧……你究竟是迷路了多久啊。
宫本:这……也好。
孙膑:那就去我家吧。
何曾几时,也有人这么对宫本说过:我带你回家。
宫本笑了笑:谢谢。
孙膑:我爱帮忙,帮忙爱我~
宫本:(内心:可爱的小家伙)(站了起来,跟着孙膑走去)


第三节:墨子×孙膑
孙膑在周末的下午按照约定去墨子那里“搞事情”,把腿上的薄翼给拆了下来(因为平时用不到),走路去了墨家机关道。
墨子一如既往地在改装修复他身上的装甲,远远地看到了走来地孙膑,想要笑笑 ,面部却没有反应,想要尽量把声音调的柔和点,发出来的仍是无感情的电音。是时候改装一下发音系统了,墨子想到。
“墨子老师~”正想着,孙膑他已经走到了面前。向上前摸摸他的头,但是金属的手又无法做到那么轻柔,还是没去。
“来了啊,坐下吧,不用叫我老师的。”
“不行,你就是我的老师,我肯定会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学完的!”
“好了,过来帮我。”“嗯!”
几十年了,习惯了一个人带着,已经说不出什么温柔的话了。
等战争结束,这身装甲又有什么用处呢?我有能去哪……


第四节:后裔(精灵王)×孙膑 (妖精王)
巨大的榕树内,精灵界两大家族,正考虑着如何吞并对方。与其说是家族,不如说是城邦。
交谈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双方仍处于互不想让的情况。
“后裔阁下,我想,你不如把掌控权教于我们吧。我们妖精,自古就有强大的法力,虽然说你们自称自己的战力直接有效,但是, 依我看,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技巧,不可没有。”
后裔坐在他的王坐上,翘着二郎腿,右手脱脸,满脸戏虐。
这小家伙,也有这样咄咄逼人的一天吗……比起之前来,成长了不少啊,越来越想把他搞到手了。”
“哼,是嘛,但是妖精一族向来都是以偷袭和法术为主力。要是出现正面厮杀呢,没有有效的攻击和防御能力,是要送死?”
孙膑迷了眯眼,这个混蛋,太恶心了!
孙膑叹了口气,只怕这一次又要无功而反,浪费我时间。
“唉——既然后裔阁下没有交合之意,那么,我就先行一步了。”孙膑说。
后裔:交合吗,我倒是很想和你交合啊。不过果然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了呢。
“慢走,不送哦~”后裔邪笑说到。
后裔:今天晚上,我会去你房间拜访一下哦~
妖精城——
“孙大人,精灵那边同意了吗?”“孙大人,结果怎么样?”"大人……"
一回城,臣子们纷纷问我结果如何。我自然不想回答他们的问题,径直走进了房间,让门将他们档在外面。
摘下王冠,脱下衣裤,洗个澡,换上便服。顿时感到一身轻松。终于可以休息了。
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合上眼睛,迎来新的一天。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宫本·孙膑
客厅里的孙膑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听着房间里沙沙的穿衣服声,脑子里乱作一团。
我刚刚为什么要带他回来啊真是烦方不已。
刚才,那个武士大叔说自己全名是宫本武藏,来大唐寻找传说中的“青莲剑仙”,李白。
孙膑知道自己也不太懂李白在哪里,但是大叔毕竟居无定所(其实是找不到回客栈的路),自己家也有空余的房间,让他休息片刻也不是不可。
然后,宫本突然道:“你有多余的毛巾吗?”
按照言情小说里的套路,女主【孙膑】必然会摔在男主【宫本】怀里。
但是啥也没发生,只是孙膑瞟到了宫本漂亮的肌肉。
宫本古铜色的皮肤和常年锻炼的肌肉可谓是在孙膑脑内留下了深刻的映像,尽管雾气掩盖了许多,但是孙膑第一次见别的男性裸露在自己面前。
孙膑摸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喃喃道:‘吃错药了吧···


接上——
“滚出去。”
“不要总是那么冷淡嘛~小可爱~”
后羿微显邪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同时,一只凉凉的大手蹭上了孙膑的脸。
“都跟你说过了,不答应就不要来!”一手拍开后羿的手,坐了起来,皱着眉,瞪视着后羿水蓝的眼睛,却发现他的脸已经近在咫尺。
后羿伸出舌头,舔了舔孙膑的嘴唇,道:“我也很无奈啊,可是那帮老家伙不同意啊~”
孙膑一脚踢开后羿,道:“你不是很会说的吗,怎么没办法啊你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后羿却不急,今晚,这个小家伙他吃定了。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