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法特加.睚眦

(文?)
  血枭像是瘾君子一样,享受这把一个又一个的人类撕碎的快感,对他来说弄死一个人比起干别的事会获得更多的刺激。在哪一年,血枭和泊寒刚刚20多岁,圣马可的那一晚,后来被别人称为血色午夜,那个一身黑气,像是职业打手一般的青年用最简单的方法杀死了人类,撕碎,爆头,一拳穿透心脏……手法残暴的令人发指。但,噩梦还远不止,那些这么死的人至少不用长时间的折磨,他们最多看到一个狞笑的血影,随后便失去了意识。全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少女宛若从天而降的天使,却是从地狱来索命的死神一般残忍,人体爆炸,化为脓水,全身腐烂,七窍流血,全身发痒而抓破皮肤流血死亡,兴奋得奋力奔跑而休克……似乎是人类可以想象出来的死法在哪一夜都发生了。
  几年后的圣马可才重新开放,不仅有着洗刷数次仍残留的血腥味,排泄物味,脑浆味和腐臭的气息,还有残留下来的部分极度危险的病毒,不少年轻人来这里探险,不是在远处就退却的,就是染了传染病病死的。
  直到现在,圣马可还未真正发展起来,不少住在偏远地区的人仍散播着恐怖……

  纸侠,真名叫埃洛特·奈斯,迈着稍快的步伐走入HL,向前台打了个招呼便径直往吉姆·马龙的办公室走去,他早就熟悉了这条路线,让人带路都是多余。
  吉姆·马龙坐在办公室惬意得抽着雪茄,他刚刚已经接到了前台的通知电话,一点都没有起身迎接的意思,像是天一接客(好像没毛病)一样。
  门直接被打开了,连敲门都免了。纸侠刚进门就开门见山地马龙说:“今天在铜鹦鹉酒吧发生了一件大事,你该看看。随便在看完之后帮我个忙。”马龙虽然是HL的一员,但却没有对纸侠的不敬发表任何言论,有句话说得好,“习惯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评论(1)

热度(5)